登录   会员申请  
增值服务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2018-11-20 网站点击数 4122
首 页 | 领导讲话 | 出版政策 | 出版研究 | 数字出版 | 印刷包装 | 法律法规 | 中国报刊名录数据库 | 传统出版专题数据库 | 职业资格考试系统
出版机构 | 版权动态 | 图书资讯 | 书摘书评 | 农家书屋 | 热点新闻 | 音像动漫 | 政策法规知识数据库 | 数字出版专题数据库 | 出版人才招聘平台
     用户名: 密码: 个人会员注册  找回密码  客服帮助       
教材出国门如何叫好又叫座?
http://www.bkpcn.com  2017/8/2 15:31:05
 
  
主题词:   编辑策划(2036)   教育出版(464)   渠道管理(455)
 
 

     众所周知,由于各国教育体系、教学环境、教学需求、教学目标大不相同,教材比起其他类型图书在“走出去”上的难点更多,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教材“走出去”都得依靠政府的鼓励和支持,而且除了对外汉语教材外,其他科目教材鲜少输出到国外。可以说,近年多科目教材走出国门,既是“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积极效应,也是中国教材出版实力厚积薄发的结果。

     2017年以来,教材出国门的捷报频传:3月,继为马来西亚60所华文独立中学编写完成初中段《科学》教材,浙江教育出版集团与华文独立中学再次签下编写高中阶段理科教材的合约。同样在3月,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签订协议,该集团旗下Collins Learning出版公司将翻译出版上海基础教育阶段数学教材,今年9月出版。英国部分小学将从今年秋天陆续使用上海小学1~6年级数学课本、课本练习和教师用书,共计36个品种。5月,在马来西亚教育部官方机构——城市书苑主办的书展中,广东教育出版社编写的教材《走进中国书法》(英文版)举行了首发式,马来西亚华文学校的中学生们即将使用该教材进行系统的书法学习,在马来西亚版本的基础上,越南版本和印尼版本的出版发行也正在进行中。
  

扎根当地完成教材编写

    当前教材“走出去”主要采取三种方式,一是实物图书的海外发行,也就是代理销售制;二是国际版权合作,即以版权贸易的方式向对象国输出图书版权;三是国际合作出版,即国内出版社与国外出版社共同合作进行教材的编写开发。除了版权贸易,出版社都面临着如何让教材更加适用对象国本土特色的问题,因此编写全程扎根对象国已经成为“标配”。

    作为对外汉语教材输出数一数二的“大户”,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在教材编写上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机制。据悉,到目前为止,北语社出版的《新实用汉语课本》《汉语乐园》《轻松学中文》《新概念汉语》《HSK标准教程》等汉语教材覆盖俄罗斯、英国、法国、美国、泰国等179个国家和地区,在3000余所大学和2000余所中小学课堂, 512所孔子学院和1073个孔子课堂上使用。从选题策划源头开始,北语社就会组织中外双方专家、资深教师共同探讨教材组织架构的搭建和编写理念,编写团队由中外双方作者组成,并针对本土教学需求进行多次实地调研和考察,摸清市场情况和用户需求。当初稿成形后,北语社会把教材投到本土课堂试用,根据师生的反馈,编写团队再进行修改和打磨,几易其稿。“我们往往从市场需求出发,寻找志同道合、资历匹配的中外专家和资深教师一起组建项目团队,出版社在整个项目中起统筹协调的作用。北语社通常会结合本土的教学需求,做定制化的设计,并根据本土学制特点,以满足教材征订为时间节点来安排出版进程。”北语社对外汉语教育事业部副主任唐琪佳说道。

    在北语社董事长兼总编辑张健看来,与10余年前以来华留学汉语教材为主不同,近年来,随着汉语教学需求的变化,汉语教材出现了类型多样化、编写系列化、开发立体化的特点,其中面向海外成人、青少年儿童,有专门用途,如商务类教材逐渐增多。

    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的编写实践与北语社类似。浙教集团教材出版分社副社长谢异泓曾在采访中提到,在编写前,浙教集团编写团队要深入当地学校,了解地方风情、师资、授课方式、教具使用等具体情况;编写中,在保留了浙教版教材重视学生实验活动和探究性学习特色的同时,根据马来西亚的课程标准,丰富了知识内容,加入了更贴近当地学生生活的案例;教材正式使用前,编写团队要对当地教师进行培训,让广大教师能够更好地理解教材的编写理念并落实到教学中。如介绍科学的入门知识,马来西亚版将科学观察、科学探究等内容合并到“认识科学”中,加重了实验室、测量两章的教学内容,而浙教版则更强调知识的探究过程。马来西亚版《科学》教材中的实验活动也由马来西亚小朋友进行演示。浙教集团的做法获得了认可,浙教版《小学数学》即将完成法语版的出版;《初级汉语教程》(6册)将联合俄罗斯相关大学出版社出版;浙江中小学生正在使用科学实验课外活动手册《创意科学实验室·小学卷》《创意科学实验室·中学卷》也即将进入阿拉伯国家的主流市场。

    在上海市政府的指导下,自2014年9月~2017年1月,中英双方互派400多名教师、教育管理人员、专家及研究人员等进行数学教育的交流。这种交流方式让双方在培训教师、研发教材、创建教育资源和教学经验积累等方面有了更多的交集,直接推动了双方在数学教材上的合作。

渠道搭建与营销并重

    在很多国家,教材选择的自主权在于学校,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教材销售的难度。即使是汉语教材市场也因为各地学习者分散,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因此,海外渠道的搭建极为关键。

    北语社的经验是,在教材出版后,主干教材配备齐全的教学资源,包括课件、教案、答案、测试题、配套录音等。积极联络对象国有影响力的学校实现直销,并与本土有实力的网上书店、经销商积极合作,实现代理销售,成功打通了亚马逊、巴诺书店等北美本土销售渠道,同时组织有关教材使用的教师培训,真正实现“好用好教”,让教材真正在本土落地。北语社还积极向当地政府申请进入到推荐书目,在美国犹他州、佐治亚州、俄勒冈州等6个州政府中小学教材采购目录竞标中成功胜出,将《轻松学中文》《HSK标准教程》等中国教材首次打入海外国家国民教育体系。区域经理每年都会定期实地走访使用学校,了解用户反馈,改进工作。

    北语社渠道搭建,极为关键的一步棋是在广泛寻找海外代理经销商之外,于2012年在芝加哥挂牌成立独立出版社——北语社北美分社。此后,北美分社逐渐成为北语社在“走出去”图书内容研发、营销方式、教师培训、版权交易的“桥头堡”。

    一些出版社还会安排营销人员、培训师长期驻扎在输出国进行图书的宣讲与培训、参与教育机构举行的教学研讨活动、收集客户的使用反馈和市场情况,深入当地获取最新信息。

    尽管表面上很“火热”,在采访中,大部分出版社都表示教材走出国门是个“难啃”的香饽饽。因为销量少、投入大,出版社要承担很大风险和压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很多输出教材更多的是出于传播中华文化的考量。这也意味着,在当前的环境下,国家在政策上、资金上的定向支持仍是教材“走出去”的关键。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本文编辑:鹏博 已阅读 2017 次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 分享至QQ空间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推荐到豆瓣
  相关文章 更多>>
   

网站声明:本网站所登载的文章仅供学习查询之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登载并不表示我们同意其观点
如认为本站不能登载,请作者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站将予以删除。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 © 2003-2014  中国图书出版网  京ICP备07011887号
联系电话:010-88254248 邮箱:service@bkpcn.com
建议使用1024*768的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华信(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